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薄桜鬼攻略後感 [一周目] 斎藤一

最近身邊的朋友都熱衷於薄桜鬼啊~我也剛玩完二周目,我覺得這次薄桜鬼真是沒令大家失望。跟IF乙女系過往的作品一樣是小說遊戲,最吸引的地方一定是畫風。這次薄桜鬼的畫風印象很深刻,所以最初的設定等透出時已經非常感興趣。畫風美是要點之一啦,在小說風的遊戲最重要當然是故事,玩完一周目加上跟朋友的研討後,都一致認為這次薄桜鬼真的做的很不錯。


以新選組作為題材加上歷史上的人物,本身故事有歷史作藍本在劇情方面絕對不會少。我想大家最想知道是可以怎樣去改寫這個新選組的故事。



有劇透, 打完之後發現後感很長

我覺得這次的故事是做的不錯,令我這個對歷史沒什麼研究,可以說沒什麼認識的人也有動力去找回幕府和新選組的歷史。跟著歷史從新選組初中期至到後期,這個歷史的真實時間也有好幾年,在最開始我會覺得時間過得好快,第一章已經過了一年了。中途有的一些戰爭和史實都會出現,唯一加入的元素把整個故事改變就是「鬼」。


我也是在出了好一陣子才玩,在沒玩之前已經聽過不少評價,有聽過有些人認為這個加入的「吸血」元素有些奇怪和牽強。在沒玩之前我不能確定,現在玩過一周目,我覺得劇情其實蠻自然。就是因為這些元素才可以把幾個不同的人拉在一起,我還沒玩到其他人,不過薄桜鬼沒有把歷史改到面目全非的,會死的人也是會死,也是因此而出現很多煽情的劇情。
在全破前我也沒有去看別人的感想,不知道每個人的劇情在「鬼」和「羅剎」這兩點會不會有很大差異。在全個薄桜鬼的劇情感想我想在全破後再說吧~

 

一周目-斎藤一
無口的左慣手武士,感覺非常好!在人設出現的時間我已經決定第一個攻略的是斎藤一啦!
我想在所有人開始玩薄桜鬼的時候最大的感想一定是對於立繪人物的高度差。最初出現的沖田,立繪中頭髮可以頂至螢幕頂,跟著出場的斎藤是有史以來看過最矮小的斎藤,再後來出現的土方在二人的中間。這些高度差就是有點奇怪的配合,不知道是否固意的呢,設定也沒有說明高度,不過玩到終章時,其實已經不會再有奇怪的感覺了。雖然在玩之前已經聽說過,不過第一次看到時還是會非常驚訝。


冷靜也應該是斎藤的優點吧,上司的命令是無反抗地遵從,保護千鶴這點也是土方的命令,在外人來看他一個有如影武者以的忠心犬。斎藤對土方是非常忠心這點是表現出來,我覺得土方是很好的上司啊。
越玩下去越喜歡斎藤的性格,最初看上去是冷漠和冷靜,但玩下去的劇情覺得他很可愛。斬人的時候可是亳不留情,認識的不認識只要是敵方或是有敵意的也會斬。而且也不時會有點說教的味道,特別是之後常在野外露宿時(?),千鶴睡不著看到斎藤自己走開然後跟著過去,總是會被說教。其實感覺有些像忍人....看來我都是比較偏愛這種性格的?
不過慢慢會覺得他其實只是不善於表達,常以另一種形式去關心自己的同伴,他安慰千鶴時也是,這點我覺得其實蠻可愛。


 

斎藤的故事中心是說「武士道」,聽起來好像有點沉悶,玩下去覺得其實蠻感動。


「ここで逃げ出せば、俺の心の中にある大切なものを裏切ることになる」
(如果從這裡逃走,我便會背叛在自己心中很種要的事)
不會害怕死亡,更害怕的失去相信在自己心中的事。整個人就是以信念一直生存,從以前被人歧視左撇子,然後加入新選組後面對無數的敵人,都是一直以貫徹著信念而向前,喝下變若水成為羅剎也不曾後悔。
「これが俺の・・・俺にとっての誇りの形だ。」
(這是我的...對我來說驕傲的形式)


歧視左撇子
斎藤天生是左撇子,所以平常也是習慣用左手,連揮劍也是用左手。不過在日本古代,武士是應該把刀安在左腰,揮劍是要用右手,這才是真正的武士,甚至是當時的社會的人是會歧視左手用劍的人,所以即使是左撇子也拿被訓練以右手揮劍。
在故事也提及過以前被排斥和歧視,以至認為即使用左手比武得到勝利也覺得是卑鄙的行為,感覺其實很無辜,古代的人思想真是奇怪...天生左撇子真的很難改變!! 如果被訓練要故意用右手來寫字真是會覺得很辛苦(以前試過llll)




在伊東另組御崚衛士時,平助和齋藤也跟著離開,千鶴是不知道齋藤其實是被派去作監視。
「為什麼要離開新選組?」千鶴抱著這個疑問
「不會感覺可惜不會感到寂寞嗎? 一直以來一起奮鬥的同伴,可能甚至不會再見面。」
捉著一片的櫻花花瓣,在櫻花樹下斎藤對千鶴說過
「時が移ろう中で、様々なものが変わっていっていく。
世の動きも、思想も、そしてこの新選組も」
(在時代的移動中,各式各樣的東西也跟著一同轉變。世界的轉變,思想,以及這個新選組也是。)
千鶴「私たちも・・・なのでしょうか?」
斎藤「・・・・・・」
千鶴「私たちが変わったから・・・・斎藤さんがここから、行っていていしまうんですか?」
斎藤「それでも、何もか変わってしまうわけじゃない」


「時代の移り変わと共に変わるものもあれば、変わられないものもある。
そして、俺は・・・・変わらないものをこそ、信じている。」

(即使那樣,不是所有也改變的事。隨著時代的轉變而改變
的東西,也會有不會改變的東西,而我相信著那不會改變的東西。)
時間的過去,人和環境的會不停轉變,但人的心和信念是不會改變的。要離開可能有種種不同的原因,以後不能見面或許會有點寂寞。但是大家相信的事是不會改變的,這一點就是他相信武士間共有的信念吧,所以即使分開也沒有所謂。



以至斎藤遇上風間,在實力上差距太大。為了保護自己隊友,保護千鶴,還有自己的信念。
不過時代真的開始改變了,社會和人心慢慢地在改變。薩摩藩的人使用西洋的武器,槍和大炮等
「根本已經不是刀可以抵抗的力量。」
這句從土方口中說出來更令人感到沉重感,對於一直以武士信念的人來說真是有點悲哀的感覺。看到這裡真是有點無奈的感覺,就像把以前的人生否定一樣。
 


接而連三新選組縷戰縷敗,原來的武士們一個一個慢慢離隊,原來團結一致擁有共同信念的人散亂。近藤有點失去鬥心,土方也忙於其他的工作,剩下在新選組內的人已經一盤散沙的感覺。對於斎藤來說新選組就像自己家一樣,只是自己可以做的事為了新選組也會做,即使成為羅剎在日間活動會更辛苦,也堅持在日間處理新選組的工作。羅剎想吸血的狀態不停出現,工作又煩多,也有很多突發的事件....盤旋在自己心中的疑問不停產生。


「到底那個才是正確的答案?」


當初大家明明是有共同的目標,現在分歧了,是什麼原因?
山南果然跟平助說的一樣受羅剎的血所影響而捉狂了嗎?
因血而捉狂,會因而背叛長期共戰的同伴,失去對良心的呵責,甚至忘掉自己。
斎藤認為自己一點也不強,如果是強的不需要喝變若水才可以跟風間對等,所以自己也總有一日會變成那樣嗎?
種種的問題一直沒有解答,看著這樣苦惱的斎藤,千鶴很想說出自己的想法,安慰斎藤,也可能是千鶴比較單純看事情(也是女主角大多的作用就是在此)觀感跟一般武士的人不同。
「沒有那回事」
同一時間卻被斎藤倒問「為什麼」
可以說完全沒想到怎樣解釋只是說出自己想法的千鶴真是被問唖了。想了一想,千鶴再次提問
「那為什麼斎藤先生會用左手拿刀?」
「之前已經說了,因為天生是左撇子」
「左撇子的人很多,但大家都被用右手來訓練,那為什麼斎藤先生依然用左手來拿刀」
「因為沒有改變的必要」

這便是答案呢。認為自己用左手已經足夠強,所以沒有改變的必要。
千鶴認為斎藤一直都是依著自己的決定,相信自己的選擇去前進,並不是每個人也可以做到。
「去走著自己認為正確的道路,這便是你想說的嗎?」
在這裡開始吧,斎藤的想法開始改變了,是因為千鶴的原故。

 

在之後也慢慢開始有甜度的發展,雖然是有點不自覺的(?)。不過我很喜歡那一段小小的轉變的表達。
其後斎藤依然是一慣不聽取千鶴希望他可以休息的,是個名正言順的工作狂。不過日夜都幾乎沒睡的情況下,加上日間對羅剎的影響而倒下變成羅剎來渴求血,不是第一次給血的千鶴,很自然地在耳朵輕割一下,只要吸血後體力應該會舒服一點來控制羅剎的情況。千鶴的快速回復的「鬼」體質,這樣小的傷很快已經復口,但斎藤卻沒有放開,過了一會才鬆手連忙向千鶴說抱歉,我會覺得是有點不自覺吧(選項要是給血才會有這段小甜度的)


其實說到耳朵吸血這個,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吸血地方。雖然沒玩其他角色不過也已聽說過了,每個也很萌的說。(笑)
斎藤這個來說,我在猜用意是否在吸耳朵的傷口比較不明顯?我覺得這點蠻細心啦~~這是最初我想的,不過現在想想其實以千鶴的回復能力只要不是大傷輕割至小流血應該一會已經完全沒有傷口,所以照道理來說吸血那一部份也是沒關係的!

 

以「武士道」為中心去到最後,這個疑問的答案終於解出了,到在最後薩摩藩和會津藩戰前,土方和斎藤的對話,我很喜歡啊。在這裡的土方作為上司真是很好! 土方沒法救到被逮走的近藤,最後被斬頭,整段對話看到土方對近藤的忠誠。但是看著前方,雖然突然會津被奪城,但以現在沒有足夠的戰力奪城回來,一下子又會被搶掉,不趕去跟仙台的其他人會合是沒法戰勝,這是土方的想法。
這一次斎藤在意見上跟土方有分歧,應該算是第一次,不過以斎藤的性格只是想說卻又沒有說出口,在土方對此有不滿吧,在土方的逼使(?)下斎藤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土方也很欣然接受斎藤的想法,反而意外是沒想到斎藤竟然可以說這麼多話。
「沒想到終於來到幕府和會津的選擇」
土方有著背後一整個新選組,而且刀的時代也開始不在了,這場戰爭是不可能。
而在斎藤的心中對會津公有忠誠,沒有會津便沒有新選組,新選組有如刀一樣存在,在這個時候,或許是最後也好也要盡上「刀」的責任。之前他也說過自己那把刀斬過無數的人,流下無數的血,總有一天自己也會被斬,劍也會倒下,這是所謂的因果。
對於作為武士的理念,他選擇了留下來。
我很喜歡這段在自己的選擇和對土方忠誠之間的矛盾,看到土方和斎藤之間很深的絆。
在薄桜鬼內同伴間的友誼的絆真是令我印象很深刻,在這方面這次的故事內還進行得蠻自然。


在友情的過後,視點回到愛情上(笑)
土方等人也表明大家的想法,不會阻止斎藤過去幫忙會津,他們自己也會繼續向仙台進發,然後輪到千鶴,當然是選擇跟斎藤留在這裡。一眾也驚訝,剛才已經說了很快這裡會變成戰場,而且可以說是敗杖的機率很高,留在這裡可以說有很大機會會戰死,最驚訝的當然是斎藤。不過土方也很快看的出是什麼一回事吧,讓他們兩個自己聊。土方真是一個好隊長!


斎藤在驚訝以至生氣的不明白千鶴留下的原因。如果只是救命恩人,那只是土方下命令保護千鶴,現在是斎藤的個人意願留在這裡那千鶴也沒有理由留下來。以愛情為主的當然是因為很簡單的理由,想留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千鶴只是說希望當成是自己的任性。在這段應該是最接近斎藤的內心。
斎藤外表看來一直都是很冷靜和隱重,事實並不是。他是一個會有猶豫,卻會自己分析堅定自己的意思後才去行動的人。
「我並不強,不是你所想像中堅強的人。即使現在也會猶豫自己的決定,在想其實現在追回去還可以趕上土方先生他們。也沒有自信可以控制到羅剎不捉狂。」
斎藤的不停解說希望千鶴會改變主意會跟土方走


「おまえおを、死なせたくない」
這才是真心的說話


「私は斎藤さんに死んで欲しいくないです。」
千鶴知道斎藤是打算在這裡戰死,斎藤無法言對,被說中了。這場戰爭的勝率不高,留下來的一定會有戰死的覺悟。
但是終於聽到斎藤的真心話,千鶴更不會退步,堅決要留在斎藤身邊。
「お側にいたいです。最後の瞬間まで、斎藤さんと共に。」


原以為斎藤會強硬地趕自己走,但這一次斎藤是真心被打動了吧。說到這裡也知道自己的感覺了,但在斎藤想要面對這份感情之前,他抱著千鶴,手雖然有點微微的震動,但他向著千鶴再次尋求確認,從她的眼睛內再次尋求答案。
「・・・それが、おまえの正しい答えだな?後で、悔やんだししないか?・・・さっきの言葉が、今のお前にとって一番正しい答えか?」
(這是你真正想要的答案嗎?之後也不會後悔嗎?剛才的說話是對現在的你來說最正確的答案?)
千鶴沒有猶豫的肯定地回應
「はい。・・・斎藤さんのお側にいたいです。連れて行ってください、一緒に。」
(是,我希望在齋藤先生的身邊,請把我一同帶走。)
然後是深深的熱吻。
在這裡有描寫著在接吻前也有一點點的遲疑,應該是多種感受加起來的猶豫。然後感受到斎藤沒有自信的手和唇也在微微的震抖,我是感覺他對千鶴好像對待玻璃一樣小心看待,加上對未來的不安。
千鶴也說出事實
「如果這是一個向未來誓約的一吻有多好,但現在對未來是完不知道,可能是絕望的未來,但在這一刻二人的確感受到幸福」


其實斎藤會慢慢地受千鶴吸引,會慢慢開始對千鶴打開心扉也是他信賴和欣賞千鶴,欣賞的是千鶴的眼神很誠實,這也是令他感覺千鶴特別的地方吧。
我想應該是當時社會內欺騙假意等的行為四處也見,我想沒幾個可以率真去面對人,不過現實點來說這叫天真吧。
第一次是比劍「師を誇れ、おまえの剣には曇りがない。」 (感謝你的師傅,沒有煙雲的眼神)
第二次是帶隊任務時在野外,看著千鶴的認真,他接受了千鶴的安慰
第三次是向著千鶴的眼睛尋求最真摰的答案
我很喜歡斎藤對千鶴說的這一句
「誠実な目だな。嘘や偽りではない、魂からの言葉を口にした時の瞳だ。」
(誠實的眼神,沒有謊言和虛假,那是發自靈魂中的說話時的眼神。) 


不過如果以理性現實角度看,千鶴這樣留在這裡真是會很阻礙吧。這個女主角真是很無用的,不會打的只有站在一旁,會自保的劍術也不是可以在戰場上用到的,跟在後面又要分心來保護...那是叫阻礙吧!不過這是乙女遊戲啦(笑)
而且如果是代入在女主角的角度看,我會覺得千鶴的決定是很合理。知道是自己沒用武之地,但在那個離別的抉擇上,會跟理性還是感情呢? 如果現在離開的話,或許之後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了。很自然會選擇以感情為先,至少在最後一瞬間也留在心愛的人的身邊。在女性的角度真是希望有這一個美麗的假像,現實來說說不定跟著留下後可能更悲哀。

 

最後跟風間的戰鬥理所當然一定是會戰勝的,要跟風間打平手已經不容易,後來變成「鬼」模樣的風間更難對付。最後平助,原田和新八進來幫手
你忘記了嗎? 我們之前說過新選組的人是
「絶対に、敵と一対一で斬り合うな!」
(絕對不可以一對一跟敵人戰鬥)
玩到這時真的蠻感動,斎藤線主要說武士道之外,也帶出很多新選組的團結的感覺,雖然原田新八已經離開了新選組,平助跟著土方離開,但是大家也很關心同伴這種深厚的友誼我其實也很喜歡。而最後一刀以斎藤的特技「居合い」取勝。


聽說最開心的是原田結局,但是斎藤的結局甜度蠻高。我覺得是斎藤的結局算是淡淡的溫馨感覺。
過了幾年後,來到南斗的冬天,在家等待斎藤的千鶴發現斎藤還沒回來出外去迎接,便看到斎藤獨自站在雪地上仰望著天空
「斎藤さんってば、こんな所で何してるんですか?しかも、またそんな薄着で・・・」
斎藤轉頭來看了一眼千鶴,又再次轉身把頭仰望天空
「斎藤さん!どうして返事してくれないんですか?私の声、聞こえてるはずじゃないですか?」
看著斎藤依然沒有反應,千鶴忍不著
「一さん!いい加減こっちを向いてください!」
這一次斎藤回頭微笑地說


「ただいま、千鶴」


他是在等待千鶴叫自己"一"嗎? 感覺是故意的。
再次看著天空,雪飄下來了。一直看仰望著天空的斎藤其實是希望可以跟千鶴看到第一粒飄下來的雪。
沒有說到結婚還是什麼,在他們的故事其實也沒拋過「好きだ」是「愛してる」的字句,但這樣有點淡淡的甜蜜我很喜歡。

 

在最後的終章有交待到其他各人的去向,原田和新八在那次離開之後各自發展,沖田最後也因肺結核而死,土方也在戰鬥中身亡,後來追趕土方去幫忙的平助也戰死。新選組也在土方身亡後解散了。
歲月的流逝,已經來到沒有刀劍的時代,武士已經不再需要佩帶武器外出,這是預料之內的事。想一想其實長命也很悲哀,在另一邊休閒地生活的時候,聽到以前在身邊長久共鬥的同伴一個一個死去,看著充滿感情的新選組一度衰落而解散。想得美麗一點的只是可以把近藤的思想,土方的理念,武士的精神在新時代以另一種方式來延續。


玩到這時候,我好想玩土方線看看
剛吃完二周目的沖田,有時間也想打一打感想
第三個可以攻略土方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FC2 COUNTER

Country Counter

free counters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